陈素真与尹晶天离婚

1946年的春天,柳絮和黄沙同时在古城开封的上空飘飞、弥漫。从抗战胜利的狂欢中冷静下来的普通民众,发现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在忍受着动荡和苦难。

陈素真中断追随尹晶天四处颠沛流离的生活,回到开封老家,才感安定下来,把孩子交给母亲带着,深居简出,过了一段相对闲适的日子。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素真回来的消息在开封不胫而走,8年没有观看陈素真演出的戏迷们,听说他们喜爱的豫剧皇后回到老家,群情激动,通过各种关系找到门上,想方设法请求陈素真再为家乡的父老演几场戏。

此时的陈素真离开舞台已经3年多了,戏词和台步都有些生疏,但在盛情邀请下,还是收拾红装,粉墨登台,为筹资募捐创办“素真小学”,在开封最豪华的戏院人民会场连续义演15天,观众踊跃非常,场场爆满,掌声叫好声不断。的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也亲自捧场,并手书“义风可举”四个大字以示褒奖。

看着热情的观众,听着熟悉的乡音,想起离开舞台这几年的坎坷遭遇,陈素真忍不住两眼婆娑,双泪长流。

在人民会场演出后,陈素真又到艺术故乡杞县演出15天,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这时,尹晶天在北京孙连仲部谋得个差使,陈素真乘飞机去和尹晶天相会。1947年,尹晶天经过一番钻营,居然在南京“国防部”当上了三厅二处副处长。再次怀孕的陈素真回到开封,于1948年1月3日生下第二个儿子铁豹。这时的尹晶天借口在南京应酬多、花销大,要陈素真每月给他寄钱,并要陈素真在开封演戏挣钱,不必到南京找他。陈素真疑心大起,便扯着三岁的长子铁虎,抱着才三个月大的次子铁豹,从东京到南京千里寻夫。

陈素真到了南京,在一座花木葱茏,环境幽美雅静的院子里,终于找到尹晶天的住处。

陈素真推开虚掩的门一看,见屋里果然放着自己的箱子、脸盆、暖壶。再推开卧室的门,见桌子上胡乱放着她的首饰妆具。旁边一张大床上,被单、被子也都是她的。被子下面,有人正蒙头大睡,枕上飘散着乌云般凌乱的长发。

陈素真忍不住揭开被子,见一个女人芳睡正浓,脖子里戴的项圈、手腕上戴的镯子,还都是她陈素真的,可那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却分明不是自己!

陈素真叫醒被窝中的妖娆女人一问,才知道她名叫沙玲君,是一个混迹欢场的舞女,和尹晶天已经姘居多天了!

亲眼见到尹晶天如此背信弃义,荒淫无耻,陈素真义愤填膺,大闹一场,坚决要离婚。尹晶天先是下跪求饶,再是对陈素真和两个孩子不管不问。当时,解放战争正打得如火如荼,长江以北到处是血肉横飞的战场,火车不通,陈素真无法返回开封,延宕一个多月,带来的盘缠都花完了。这时,尹晶天露出狰狞的真面目,厚颜无耻地要陈素真回河南演戏,把收入的一半寄给他,并说,他娶一个戏子当太太,就是因为戏子能挣钱!

陈素真坐困愁城,走投无路,举目无亲,连投玄武湖的心都有了。实在忍无可忍,便听从邻居的建议,去河南会馆请求老乡帮忙。当时南京的河南同乡会,会长依旧是德高望重的张钫。

陈素真来到河南会馆时,会馆里正在为阵亡的河南籍将士开追悼会。张钫和老乡们听陈素真哭诉了尹晶天的卑劣行径,无不义愤填膺。

在张钫和河南老乡们的帮助下,1948年6月,陈素真和尹晶天离婚,结束了四年多的荒唐屈辱。办妥离婚手续的第二天,“大哥”王晓臣携夫人从开封逃难到南京,他们带给陈素真一个消息:刘超寰因有“赤色”嫌疑,经军事法庭审判后,秘密枪毙。

和尹晶天纠缠了几个月,受尽屈辱烦恼的陈素真,本就心神交瘁、精疲力竭,一听到这消息,犹如霹雳轰顶,一下子就懵了,四肢酸软,头晕眼花,忽哭忽笑,颠三倒四,几近崩溃。

在精神几乎失常的情况下,陈素真到了上海,接受张钫资助的1000元,买了几件行头,于七八月间返回开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