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文华,男,1966年出生,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人,豫东“红脸八王”之一,首届“花木兰杯”玉露“十红脸”之首、苏皖红脸观察秀、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河南评梅豫剧团主要演员。 他声音宽广,歌声优美,吐字清晰。 他不但武术基础扎实,而且善于吸收其他戏曲的精华。 豫东“红面八王”,主要代表作有《刘墉上南京》、《地堂班》、《赵匡胤登基》、《沉睡的南唐》、《刘墉》 《西宫断头台》等。 他的外表自然细腻,表演细腻生动。 他主要用两种土调唱河南调。 他的演唱风格融合了唐玉成的粗犷、高亢、刚健、奔放和唐锡成的柔和、悠扬、稳重、大方。 他在众多红脸演员中是独一无二的。 他是活跃在基层演员的杰出代表,是名副其实的豫剧大师。

豫东八大红脸王(豫东“八大红脸王”之一索文化)/

红脸名人

索文华,男,1966年出生,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会亭镇西街人,豫东红面八王之一。 首届“花木兰杯”豫鲁苏皖红脸观演,是“十大红脸”之首,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河南评梅豫剧团主要演员之一。 2007年9月,获得平顶山市第二届“神翔杯”戏剧折子戏大赛个人表演一等奖; 2011年9月,荣获全国煤矿系统专业歌剧大赛金奖; 2013年7月,荣获全煤职工歌剧比赛一等奖。 索文化功底深厚,声音宽广,擅长生、丑、尴尬口音。 他不仅有扎实的武术功底,而且有刻苦学习、吸收其他戏曲优点的精神; 他从京剧马校学到了很多东西。 由此可见他的勤奋。 他是目前豫东地区唯一还能表演武侠剧的红脸大师。 与豫东其他红脸大师相比,索文化不仅注重唱腔,还注重形体表演和唱词精炼。 网络上热议的“红面八王”,源自于唱片公司录制的DVD演唱专辑。 刘忠和、张志茂、刘新民、索文华、洪宪礼、谢庆军、朱坤芳、陈传明并称为豫东“红面八王”。 1981年,索文华加入村里的剧团,开始学习戏曲。 那时主要关注的是武生。 两年后,他到夏邑县戏曲学校学习。 学习三年后,分配到夏邑县豫剧团。 20世纪80年代末,豫剧二团与夏邑县豫剧团合并,夏邑县豫剧团留下部分成员,剧团解散。 索文华没能进入豫剧二团,于是转行进入夏邑县农业局。 由于农业局工资低,再加上他始终不愿放下对豫剧的感情,索文化很快开始与当地民间豫剧团合作,再次走上了自己的艺术道路。 。

豫东八大红脸王(豫东“八大红脸王”之一索文化)/

搜索文化

代表作有《刘墉上南京》、《烧国公》、《三下南京》、《赵匡胤登基》、《沉睡的南唐》、《刘墉西宫行会》 、《低塘板》、《困南屯》、《范阳河》、《皇帝推磨》、《赵匡胤被困江东》、《刘庸审鬼》等等。

豫东八大红脸王(豫东“八大红脸王”之一索文化)/

刘墉参观西宫

其中最经典的唱段《刘墉断头西宫》、《刘墉上南京》、《地堂班》发音清晰,声音悦耳。 是豫东红面王的杰出代表作品。 与著名青年演员张水英演出的《刘勇上南京》、与著名青年演员段红玉演出的《西宫西宫》等都是豫剧的经典对唱。

如今,红脸唱不仅活跃在河南、山东、江苏、安徽等地,而且通过强大的互联网传播到全国许多地方。 在当今互联网信息化的时代,很多红脸剧迷通过网络进行交流,网络上的很多话剧论坛里都有红脸剧迷的足迹。 其中,赞颂豫东红脸红面歌的经典有很多:

一批豫东红面英雄崛起,个个名震天下,珠光玉气,施展高超技艺,激起澎湃气血。

歌声甜美动人,让人百听不厌。 回味无穷,精彩不断,观众赞不绝口。

这是一部帝王将相的戏,忠臣良将伸张正义,奸恶之人自取灭亡,值得后人深思。

官员无视他们的短视,彩虹倒挂也遮不住太阳。 一旦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远大抱负,他们就会展翅高飞,扇动玉翼。

万千红紫掩盖不了瑕疵,百花齐放皆大欢喜。 梨园的神奇力量让大家着迷、陶醉。

艺术史

索文华出生于商丘市夏邑县会亭镇西街。 这里流行鱼洞调,当地人都能哼几句。 受热爱戏曲的叔叔的影响,索文华从小就迷恋豫剧。 叔叔经常教他唱当时的样板戏,为他唱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对于传统戏曲的唱段,索文文一听就懂,一学就有了好风格。 15岁时,夏邑县会亭镇开办了戏曲班。 索文华成为戏曲班的学生,开始正式学习戏曲。 由于索文华声音大,老师很重视。 但没过多久,演员们最害怕的“灾难期”到来了。 正处于“清算期”的索文华失声了。 于是,固执的索文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练习中,经常练习到半夜才休息。 有一次,索文华在练习空翻时,因铁圈举得太高,而老师又不在,一头栽倒,当场休克。 凭借对戏曲的热爱和对艺术的坚持,索文华把戏曲和武术练得非常扎实,手势非常规范,拿刀拿枪也游刃有余。 索文华苦练武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声音传了出来,于是他开始练习唱歌。 此时,他尝试演唱老学生、青年学生、彩脸、小丑等,根据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性格,表演他们各自的行为特征、思想情感。 1995年,有人对索文华说:“团里缺唱‘胡子’的,你来吧!” 索文华说,我不能。 那个人说,那我告诉你吧。 就这样,索文华开始了他的鱼洞红脸唱歌。 索文华老师是自学成才的。 在豫东商丘地区,红脸歌到处盛行。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索文华的歌唱迅速成熟,并迅速成为豫东红脸歌唱中的佼佼者。

豫东八大红脸王(豫东“八大红脸王”之一索文化)/

由于唱功和表演全面扎实,索文华一离开学校就受到夏邑县豫剧团的青睐,成为一名职业豫剧演员。 但好景不长,夏邑县豫剧团的经营遇到了困难。 为了谋生,索文化开始与私人剧团一起参与商业演出。 2002年,索文华来到郑州随私人剧团演出。 一次偶然的机会,索文华受邀到平顶山录制演唱。 他深厚的唱功和​​独特的表演风格引起了该团豫剧团相关领导的关注。 评梅豫剧团团长听到索文华的歌声后,好心劝说索文华留下来,但被索文华谢绝了。 2003年,当他第二次去平顶山录制节目时,平梅豫剧团团长再次发出了邀请。 经过几次接触,索文华也被集团豫剧团的艺术环境深深吸引。 这一次,索文华终于决定离开商丘,前往平顶山。 于是,索文华成为了剧团戏曲工作者中的一员。 到团后,索文华的豫东调演唱深受工人群众的喜爱,为他赢得了众多粉丝。 他不仅经常到基层单位演出,还参加各种歌剧比赛。 中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没有文凭的豫东红脸王索文华想去平顶山,但他去不了,组织关系也调不了。 最终,人事关系以“向平梅豫剧团学习”的名义转移到平顶山。 一位豫剧知名演员原本想成为剧团的主角,却只能以“学生”的身份进入,着实令人震惊。 当然,到了平顶山,他还是那个豫东红脸王当主角。 在评梅豫剧团的帮助下,索文华得以翱翔在豫剧的广阔天空。 他的戏剧被唱片公司录制成大量DVD,并在观众和互联网上广泛传播。 索文华,这个出生在“家乡”的豫东红脸王,如今已是豫剧界的知名人物!

目前,戏曲流行于豫西、豫南地区,两班对唱的情况时有发生。 索文华老师的评梅豫剧团无敌了。 当其他剧团听说评梅豫剧团要参加演出时,都胆怯了。 评梅豫剧团不仅在演出中从未输过,索文华还经常被邀请去帮助其他剧团。 帮助别人往往能取得神奇的效果。 观众席爆发出阵阵掌声,充分表明索文华高超的艺术水平令观众折服。 索文华果然不愧是“红脸王”的美誉。

魅力

第一:舞台上,来自豫东的红脸王锁,美丽极了,光彩夺目。 他幽默又平和。 生活中的他极其沉默寡言,朴实得就像邻村的农民一样。 如此优秀的演员,却过着默默无闻的生活,实属不易。 第二:索文华为人低调,谦虚不张扬,待人和蔼可亲。 他不知道他的唱法已经广为流传。 他手里只有两张黄河音像出版社录制的CD。 至于其他的唱法,他演出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更不知道网上关于他与滇东红脸王的歌声的讨论一直是热门话题。 第三:他不知道自己的歌声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他不知道,在他谦虚待人的时候,许多技艺远远不如他的戏曲大师,已经开始出现在媒体上,频频受到领导的拜访,并获得演出奖项。 表演道路上常常被奖项和鲜花包围。

豫东八大红脸王(豫东“八大红脸王”之一索文化)/

搜索文化

一位戏迷写了一首诗来赞美它:

辽中大地,文化底蕴丰厚,铮铮的铿锵之声随处可见。

周东脸红了,有八个称号。 经过深思熟虑,他会怜悯20%的竞争对手。

龙行虎步,虎啸龙吟风。

如今名扬江、豫、皖,仍如昔日那样雍容内敛。

声名鹊起

索文华先生并非出生于名门望族。 他来自红脸戏盛行的沃土群众。 他以其高超的戏曲天赋和勤奋学习实践,继承和发扬了鱼洞调的优良传统。 ,使“红脸”唱法这一艺术奇观更加迷人。 他的歌声在草根舞台上得到磨练,得到了广大剧迷的认可。 他所到之处深受人民群众欢迎,无愧“红脸王”的美誉。 由于他深受剧迷喜爱,他的名曲在河南广播电台《空中舞台》栏目中点播率最高。 代表剧目有《刘墉游西宫》、《刘墉上南京》、《地堂班》、《逆阳江》、《困南唐》、《烧柴王》、《被困》 《江东》、《秦琼让》、《印章》、《芦花荡》、《黄鹤楼》、《斩阎良》、《花枪》、《楚恨》、《皇帝磨》、等,由黄河音像出版社录制成光盘,全国发行。 作为评梅豫剧团的主演,索文华的每场演出都全力以赴。 他说:“我现在的年龄正是出成果的时候,我会好好利用这段时间为观众表演,不辜负大家对我的喜爱和支持。”

主演了《西宫》、《刘永征南京》、《地堂班》、《少爷》、《三下南京》、《赵匡胤即位》、《困江南》 《唐朝》、《皇帝磨》、《困南屯》等歌曲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创作了大量经典唱段,形成了关于他的演唱和红歌演唱的网络热议。豫东王脸,索文华老师的名气是靠民间的力量、靠大量的光盘、靠公平的网络带来的,虽然没有国家级或省级演员的称号,但他创造了许多国家级、省级演员无法比拟的表演成就,在基层群众心目中,他才是真正的豫剧大师。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