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下南京唱词 抢棺材

许翠萍:

众家丁抬棺材离了灵棚

到荒郊去送葬走上一程

许翠萍将衣服更换齐整

浑身衣服更概清

头戴麻冠

身穿重孝

三寸的金莲白布蒙

往前走来在了大街以上

一街两厢闹烘烘

也有老来也有少

也有那二八的女花童

一个个都来看我送殡

只围的里三层来外三层

年老的看见了眼擒泪

年少的看见了泪盈盈

一个个恁都在南柯梦

怎知道姑娘我呀没有隐情

脸上没有泪

我的心不痛

我还的学一个猫儿哭鼠大放悲声

(呦……喂)

猛想起张的哥哥名叫个张风

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书生

说是是好良言命头脑清醒

提起来我心理还在扑腾

因此我上前把葬送

免的日后出事情

叫家丁抬棺材恁速速行动呀

家丁:

(禀姑娘,大事不好,那棺材绳断了)

许翠萍:

(不好……)

家丁禀断了棺材绳

叫家丁会府去把绳取

取回来棺材绳咱在起灵

刘墉:

正是我坐八抬往前走

张成:

(禀太爷,白茬棺当道)

刘墉:

偏偏遇见了棺木灵

白茬棺挡住道居官不幸

(哎…..霉气)

出门来偏偏遇见棺木灵

我本是新官初到任

这新官都忌棺材事一棕

忙吩咐猛一高生落了轿

举目抬头观分明

又只见白茬棺拦街放

送膑的原来是个女花童

我观她头戴麻冠

身穿重孝

三寸的金莲白布蒙那

要是她爹娘死就该悲哀悲痛

丈夫亡她就该呜哭号啕大放悲声

这一个小女子前来送殡

她脸上咋没有泪道淄冲

我观她权目高气色不正

这女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袍袖着地风坡起

再没有刘墉看的清

这个女子来送葬

为什么外穿白来内套红

莫非女子你不正经

再不然她与别人有私通

这句话先压大舌根下

但不知棺材内抬的她家啥人等

我在此大街开言应

送殡的女子你是听

我问你住那州并那县

何头码头啥镇城

爹姓啥、娘啥氏

你是排行第几名

你娘家可有呀什么功名

许翠萍:

我在此大街用目睁

见一位官员面前停

头戴一顶乌纱帽

身穿蟒袍紫元绫

在要中纪一根白玉带

粉底朝靴二足登

大街以上把我来问

俺不是少姓没有名呀

高山上点灯明头大

大海里栽花好根横

俺祖居就在南京地

南京城里有威名

我的父本是许荐公呀

礼部天官在朝中

俺有那七十个秀才八十个举呀

九十六个京鉴生

这些功名还不算还有俺叔父叫老扒贡

俺本是玉女干殿下

俺干娘就在那个养老宫

若问我是那一个

我本是天官的女儿许翠萍呀

问罢我来把你问

狗官你叫什么名呀

刘墉:

又听的许翠萍说一声

刘三秀虽说不怕有点惊

我问罢她来把我问

暂时不能露真名

低下头、就有计

花言巧语来瞒哄

走上前、施下礼

说与关姑你是听

家住不在南京地

家住山西在古董

家住山西古董县

毛家寨上有门庭

祖居姓毛一个字

毛金刀就是我的名

有本二十年主开选

小官进京求功名

这名落孙山落了榜

三千两银买来个府江宁

这官场大礼我不懂

关姑娘你宽宏大量把我容

你娘家功名我知道

你婆家还有什么功名

许翠萍:

(你听)

俺娘家功名你知道

俺婆家也是那好功名

刘墉:

(你讲)

许翠萍:

俺婆家哥哥名张风

他官拜文举在朝中

奴相公名字叫张录

他本是黉门一廪生

刘墉:

又听的许翠萍说一声

这一会是张许两家热干定

既然若、就不怕

碰碰这个棱头清

这扭向回头开言应

送殡女子你是听

我本是新官来上任

今遇棺材事一棕

白茬棺不该拦街放

你主棺当道罪非轻

许翠萍:

我主棺拦道我有罪

你拦棺阻丧罪非轻

刘墉:

你有罪、这我有罪

两家罪过且不明

这两家罪过且不讲

我问你、棺材里、抬的恁家啥人等

许翠萍:

你问我棺材抬那一个

抬的你姑爹俺奴相公

刘墉:

俺姑爹几时得的病

俺姑爹几时丧残生

许翠萍:

鼓打三更得的病

未到天明就丧性命

刘墉:

辰世上那有这一样病

叫我看俺姑爹一死有冤情

许翠萍:

奴相公一死无怨恨

叫你说俺有啥冤情

刘墉:

你可敢打开棺材验

有伤没伤有冤情

许翠萍:

验出伤来俺知罪

验不出伤来罪谁应

刘墉:

这验出伤来你有罪

验不出伤来罪有我应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