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因为读大学的原因我来到郑州,而且是第一次步入这个中原经济、、文化中心的省会城市,内心的兴奋与激动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我想之所以如此激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喜欢戏曲,作为省会城市,在郑州看戏、看好戏的机会要比城市多很多。
只是事与愿违,最初因为学生经济基础有限,获取信息的渠道也有限,所以很多时候演出已经结束很久了我才得知“有演出”的消息。偶尔也会通过电台或者微博来获取一两张免费戏曲演出入场券,但是这种机会堪比“买彩票中奖”——少之又少!带着这种略带遗憾、略有苦恼的心情期盼着有一天自己看戏犹如自己去学校食堂吃饭般容易!也许是幸运之神的越剧越剧
川剧
吕剧
沪剧
眷顾,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河南戏曲网的QQ群我认识了挚友老师。从此他带我走进了我梦寐以求的戏曲演出世界。因为他,我看到了一场又一场的戏曲盛宴,在满足了自己的听觉、视觉的同时,因为戏曲传统文化的熏陶,我的心灵也愈加的平和、宁静。即使偶然因为一些原因错过观看演出的机会,通过网上观看“挚友制作”的视频和挚友拍摄的剧照也弥补了心中的“遗憾”。
记得第一次见挚友老师是在2013陈派专场演唱会上,那时已是现场工作人员的我看到挚友老师一人身兼摄影、摄像两职来回不停的忙碌着。也许是出于敬畏,也许是我胆量不足一直未敢上前和他打声招呼。后来在“爱心助学.圆梦金秋”《清风亭》公演研讨会上我有幸再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挚友老师。诚挚的对待网络戏迷朋友,他说叫他挚友就行。后来熟悉之后才了解到在2009年他辞掉了稳定轻松的教学工作,只身一人从邯郸来到陌生无有亲朋的郑州,这一切只因为他对戏曲的喜欢与热爱。他说他当时是河南电视台《梨园春》的忠实戏迷,只是不曾想整个郑州、乃至整个河南的戏曲氛围都是这样的浓厚。为了戏曲他改行学编导、编辑,做起了戏曲网站,当然起初的艰辛也可想而知,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他一直以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通常为了剪辑一个视频、撰写一篇文稿而通宵达旦。上天不负有心人他策划的豫剧电影《农家媳妇》《新大祭桩》《刘迎春》《尘封的军功章》《天职》、曲剧电影《阿Q与孔乙己》《李祥和的婚事》以及最新的豫剧电影《香魂塘畔的香魂女》等多部戏曲电影的网络推广宣传受到了业界人士的好评。而且他还策划拍摄了三集网络纪录片《豫剧三团60年》、策划执导了河南首部戏曲微电影《父亲》,还分别在豫剧电影《尘封的军功章》、豫剧电影《天职》中担任副导演职务。为了戏迷能看到精彩的演出,他经常费尽周折向主办方协调演出门票,免费向广大戏迷发放。据不完全统计,经“挚友”发放的戏曲门票多达5000多人次。
几年来,河南乃至全国的与豫剧有关的各大中型活动他几乎每场必到!在这片有着坚实戏曲基础的沃土上,他默默无闻,不断努力,与老、中、青、少四代艺术家和演员不断长期合作,与广大基层戏迷深切交往,形成了今天群众看戏找“挚友”、名家演戏找“挚友”、戏曲宣传找“挚友”的“传统”习惯。
这就是“挚友”!请记住他,我们河南戏曲的真挚好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