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还是命运?今天下班时我没有直接回家,转了个弯到市场上买了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这一切或许注定发生,因为我意外听到远处唢呐的声音。一开始我还感到困惑,但突然发现昨天路过这里时,恰好碰上了一场葬礼。我记得过去门口停着两匹大白马,被用纸绑起来,看起来很逼真。虽然它们最终也被葬火烧毁,但它们陪伴老人在漫长的死亡之路上也是一种尊重。 家里没有哭声,只有门口老人放鞭炮的声音,仿佛在庆祝某种仪式。响亮的鞭炮震耳欲聋,或许还能传到附近的居民楼里。我一开始很惊奇,为什么城里的习俗和乡下如此相似?在这里住了四五年,却是我第一次看到老老少少在路边聚集,听环戏(即邀请剧团表演、演唱),仿佛穿越回到家乡,那个曾经亲切而又熟悉的地方。虽然空中没有月亮,但我感到生活里有了一丝柔软,让我重新思考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数年前,我回家探亲只在家里待了不到十天就又来到这儿上班了。虽然我离家只有几百里地,但好像越来越难回去了。每次打电话都是一问一答,时间的流逝令人感到奢侈。孩子长大后,为什么会变得冷漠?他们是真的没有多余时间了,还是在心里变得麻木了? 农村的夜晚常常很沉静,与闹市形成鲜明对比。在这样的小城市里,即使到深夜,也很难绝对宁静。但农村却不同,尤其是在举行红白喜事的时候。人们会邀请文工团唱几句“痛快”,最喜欢的便是豫剧了。豫剧是传统戏曲中的一种,深得村民老少的欢心。当然,年少时我也能唱几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欢声笑语仿佛从未存在,我只记得轻哼着爱情歌曲度过日子的时光。 一般在晚上12点歌剧演出就结束了。然而,如果观众对演唱十分感兴趣,他们会要求演员更多的演出。这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以前我最喜欢就是这个环节,因为每当歌剧巡回演出时,我的父母总是会骑上小三轮回家。他们就会在车里盖上厚厚的被子,我们姊妹俩就躲在被子里,一遍遍地听,一边听一边入睡,最后进了家门,依然每次都是等到车子开始行驶,我才慢慢从梦中惊醒,感到有些模糊。然而,每一次醒来时,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正躺在舒适的床上。第二天清晨的嘈杂声将我吵醒,开始一个全新的一天。 豫剧,对我父母来说,那是最喜欢的一种戏曲。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