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赵匡胤借头》(即《高平关》)剧本

高:(唱)我在官宅辞夫人,

(白)匡胤儿你该来了, (唱)高行周撩衣出帐门,

昨夜晚我在书房打了一个盹,我梦见上方两个人,

那郭王(指郭威)说到刘王(指刘怀王)他该死,刘王说我鹞子也该命归阴间,

俺三人害的是一样的病,俺三人一同闯鬼门。

正行走来用目寻,白虎宝帐面前存,

将身大帐忙座稳,单等红脸大汉上关门。

赵:(唱)赵玄郎打马上高关(重复一句),

并没有一人把我拦,来到营门把马站,

鹿角牌上把马拴,足扎营门往上观,见伯父(毫无疑问指高行周)威威坐堂前。

颌下胡须如银线,脑后飘发赛雪团。

不知他力量有多大,九岁上大战过苟家滩。

想必是伯父解其意,玄郎我有命难保全。

我不杀鹞子往回转,我的二老爹娘都在南监。

赵玄郎一阵心里焦,杀人效忠抽钢刀,

这把刀是好刀,曾在老君炉里烧,

烧够七七四十九,才把宝刀炼成了。

打下燕京多亏你,二下高平多代劳,

手提宝刀往上跑,量老儿难躲我这把刀,

我手提宝刀把命要。

(作杀式)

高唱:小奴才你莫把歹心操。

(赵下跪)(白)下跪何人?

赵:(白)孩儿赵玄郎。

高:(白)你是玄郎我儿!

赵:(白)正是孩儿。

高:(白)立地讲话!赵:是!(如此三遍,赵匡胤才站起)

高:(白)一旁坐下。

赵:(白)儿谢坐。

高:(白)玄郎我儿,上关来了!

赵:(白)孩儿上关来了!

高:(白)上得关来,为何(两字不清)老夫,欺骗与他?

赵:(白)这个——伯父,孩儿只是背刀带鞘。

高:(白)钢刀入鞘才好!赵:(白)是。(如此两遍,)

赵:(白)入鞘了!(赵才将刀入鞘)

高:(白)啊!玄郎我儿,上得关来,你父母他可好?

赵:(白)父母——(迟疑一会)安好!

高:(白)你的兄妹可好?

赵:(白)还好。

高:(白)玄郎我儿,你可好?

赵:(白)(猛然间想起还没有请安)啊呀!伯父安好!

高:(白)啊,上得关来,老夫不问你才好,你连好久不问我安。

赵:(白)哎呀呀!你看伯父的口快,孩儿的口慢,已被伯父占了先了。

高;(白)好一个口快,占了先了。玄郎我儿,上关何事?

赵:(白)见得伯父,问安来了!

高:(白)如此说来,从今以后,我儿要多来几趟。

赵:(白)孩儿就此一遭!

高:(白)我晓得你个奴才就此一遭呀!你今天上得关函,燕毡大帽戴的有些不周,老夫自幼学的神相,与我儿相上一相。

赵:(白)哎!孩子长得丑陋,上不得相书啊!

高:(白)我儿出生高贵之家,焉能上不得相书?燕毡大帽往上挺上一挺,竖起来!

赵:(白)本府请观!

高;(唱)

燕毡大帽往上挺,相一相赵家的创业龙,

玄郎儿生的君王相,左挎宝刀右挎弓。

玄郎儿上关为何故?

赵:(唱)我见了伯父你问安宁。

高:(唱)你不要花言巧语把我哄,老夫心中明似灯,

上关来对我说实话,我老夫助你大功成。

上关来不对我说实话,是鹰鹞也难以下高平。

赵:(唱)又听的老伯父说一声,倒叫赵玄郎暗暗想情,

我要是给他说实话,老伯父他助我大功成,

是不给他说实话,赵玄郎是鹰鹞我难以下高平哪。

项回头开言便应,伯父听儿细说实情,

那一日俺弟兄来饮酒,令人禀御池里出个妖精。

我三弟柴大哥(指柴荣)头前走,后跟着赵玄郎肩背着弓。

俺弟兄来到了御池边,咋不见妖精哪里行。

我三弟(指郑恩)生就阴阳眼,他观见那妖精顺水行。

我抬头看看大哥柴子耀,又看看我三弟郑子明。

我三弟他就说放了吧,任凭妖怪顺水行。

赵玄郎我生就不成性,柴大哥他也说不能放生。

赵玄郎我搭上了珠红扣,柴大哥力逼我拉开弓。

弓开弦响射得正,射中了妖魔顺水行。

我只说射中的是妖怪,哪料想射中了郭王的左眼睛。

郭王他金殿传圣旨,他只把俺居家都下监中。

讲人情多亏了大哥柴子耀(柴荣),还有我的三弟郑子明(郑恩)。

郭王主叫我杀刘王的命,有让我杀伯父到高平。

玄郎我为救俺全家的命,我单人独骑下了燕京。

到燕京我杀了刘王的命,把人头献给了郭王主公,

郭王还不肯绕俺的命,我的老伯父。

他还要老伯父你的人头为证凭。

来高平是为了借人头,来借你的人头到高平。

你把你的人头借给俺,搭救俺居家活性命。

适方才孩儿说的都是假话,慌忙间见伯父不问安宁。

现如今孩儿讲的实情话,再献上我爹娘的书信一封。

(白)伯父呀!今有我爹娘的书信一封,请伯父一目!

高:(白)这上关之事,为何不讲?

赵:(白)如今现有难处。

高:(白)好一个现有难处!你要献书上来!

赵:(白)尊此!

(唱)这老儿上了我的当,想要活命你万不能,

递书右手砍——(赵拔剑)

高:(唱)小奴才你莫把歹心生。

(白)你个奴才!这也是钢刀出鞘吗?休得无理!待我观过年父母书信,在打发我儿下关不迟。

(唱)打开书皮抽书封,字字行行观分明,

恩修书尊首拜,拜上仁兄得知情,

小奴才闯下祸,把俺居家下监中,

你的人头借给俺,搭救为弟出监中,

呸,赵洪恩(赵匡胤之父叫赵弘殷,这里念转了音)讲话无道理,哪有人头做证凭,

玄郎儿杀伯父为何故?

赵:(唱)搭救我二老出监中。

高:(唱)高平关发人马,搭救你父母活性命。

赵:(唱)不用兵不用将,伯父的头就成功。

高:(唱)老夫的人头借给你,你俩个兄弟谁照应。

赵:(唱)伯父的人头借给我,俩个弟兄我照应。

高:(唱)罢罢罢,讲不起,我儿不用你照应。

赵:(唱)我有个御妹赵小姐,愿许配高家大相公。

高:(唱)讲此话把你的手剁下。

赵:(唱)伯父进话理不通,现有着人仗手眼,离了手眼谁能行。

高:(唱)老夫讲的混沌语,我的儿廊下解字明,

小奴才解开词中语,我助我儿大功成。

小奴才解不开词中语,是鹰鹞难出我高平城。

赵:(唱)老伯父讲的混沌语,倒叫玄郎解不清,

低下下头来暗思想,莫非是老伯父要立合同。

(白)啊呀!伯父啊!你莫非要与孩儿立下合同,是也不是?

高:(白)正是!

赵:(白)侄儿上得关来,未带文房四宝。

高:(白)老夫帐内现有。

赵:(白)既然如此。请伯父离位。

高:(白)待老夫离位。

赵:(白)伯父请!

高:(白)请!

(高行周与赵匡胤互换位置)

赵:(白)啊呀!

(唱)上关来我杀鹞子,没得能够,

力逼我赵玄郎立下合同,上写着赵玄郎三十二岁。

高:(白)住口!你个奴才,你才二十八斗(如果按28岁计算,正是郭威死,柴荣即位那一年),为何添到三十二岁?

赵:(白)这个!孩儿我三十二岁就该金殿登基(赵匡胤登基是应该的33岁,差了一年,基本上与史相符)。

高:(白)我晓得你得龙位,儿呀,你可不要慌!

赵:(白)孩儿不慌。

高:(白)我儿不要忙!

赵:(白)孩儿不忙。

高:(白)不慌不忙,笔尖之下,你要仔细写!

赵:(唱)抽过签算过卦,儿是个朝廷,

我有个御妹赵小姐,愿许配给高家的大相公,

立下文约不签字,伯父拿去看分明。

高:(唱)我走马能观千行字,这个合同道不通。

赵:(白)伯父,为何不通?

高:(白)嫂嫂娘娘(搞不清是何意?)结亲,连个五媒六证,与老伯父也无有吗?

赵:(白)把老伯父的名字写在上面,你看如何?

高:(白)父不与子提媒!

赵:(白)这个——把玄郎的名字写在上面,你看如何?

高:(白)兄不与妹提婚!

赵:(白)伯父呀,孩儿一人一骑上关,旁边无有一人瞭望。

高:(白)你这个奴才!明明是七人七骑上关,为何言到一人一骑上关?

赵:(白)好朋友也能舍得上吗?

高:(白)好朋友舍不得上,老夫我这吃饭的买卖头,你就拿不得了。

赵:(白)伯父呀!

(唱)搭笔写上张文远,

高:(白)不中!

赵:(唱)石守信,石守能,

高:(白)不中!

赵:(唱)抽签算卦的苗先生,

高:(白)不中!

赵:(唱)这不中,那不行,还有我三弟叫郑子明。

高:(唱)昨夜晚上观星相,我的儿本是上方的老苍龙,

久闻大名我没有把他会。

赵:(唱)这个人?

高:(唱)倒也通。

赵:(唱)既然通。

高:(唱)你把他写上。

赵:(唱)搭笔写上郑子明,批下文约写下字,伯父拿去看看分明。

高:(唱)这份文约写的好,这一回卖了我的老性命,手拿文约下关走。

赵:(白)请问伯父,你要往哪里去?

高:(白)前去见过你那两个兄弟(指高怀德、高怀亮),话别话别,打发我儿早早地下关。

赵:(白)伯父,你们父子情深,见了面岂能让你一死,你们见不得面啦!

高:(白)怎么,见不得面了!

赵:(白)见不得面了。

高:(唱)玄郎儿挡住我不能,手拿着文约官宅里跑。

赵:(白)伯父,你又要往哪里去呀?

高:(白)到得宅里,见了你家伯母,话别话别,再打点我儿下关。

赵:(白)你们夫妇乃是老夫老妻,见了面她岂能让你一死,你们夫妻见不得面了啦!

高:(白)怎么,见不得面了!

赵:(白)见不得面了。

高:(白)老夫人哪!(唱)玄郎儿脑袋赛黑风,

低下头来拿主意,把话讲给玄郎儿听。

(白)玄郎我儿,要老夫项上首级,你证凭何物?

赵:(白)证凭孩儿的赭铁宝刀。

高:(白)儿的赭铁宝刀,可让老夫使上一使?

赵:(白)这个——孩儿还得用它防身护膝。

高:(白)老夫用我的护身铜锤,换上一换!

(赵匡胤、高行周互换刀、锤)

高:(唱)接钢刀把儿的手挽住,

叫儿有命难得生,手提钢刀要儿的命。

(高欲杀赵)

赵:(白)哎呀,伯父!你, 你, 你与我父八拜之交,还请伯父饶命啊!

高:(唱)猛想起我给他父有一盟,玄郎儿转上受我拜,

把话说给玄郎听,我死后不把我儿的亲事昧,

画个图像顶着行,我死后要把我儿的亲事昧,

鬼门三关把你惩,玄郎儿请到关下把我等,

上方的要收我白虎星。

(高拔剑自刎)

赵:(唱)一见伯父他丧了命,我哭了声老伯父,

我再叫一声我的老伯父,我的老伯父,

一见伯父丧了命,血水流流遍地红,

赵玄郎我今生不得帝,一笔购销话不明。

赵玄郎我若得了帝,要把你高家大大的封。

用钢刀把我的伯父头割下,赵玄郎急慌忙我下了高平。

豫剧《赵匡胤借头》剧本全剧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