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樊家军”

在樊粹庭的严格督导下,“狮吼”人才辈出,可谓是桃李芬芳,群星灿烂。仅1942年第一个科班中就培养出关灵凤、王敬先、华翰磊、董有道等著名演员。

王敬先出生在开封朱仙镇的一个回民家庭,原名李水仙,自幼父母双亡,跟随亲戚从开封逃难到西安,进入“狮吼”科班时才刚刚9岁。她非常珍惜学戏的机会,跟着韩盛岫练功异常刻苦,练踢枪脚肿得鞋都穿不上,很快就成为同伴中武功最好的。樊粹庭发现她的特长,就专门为她加班加料,不久就让她登上舞台,主演《水漫金山寺》、《雷峰塔》、《水淹泗州城》等武工戏,在西安闯下不小的名气。

1950年,王敬先返回家乡开封,三个戏《梁红玉》、《涤耻血》、《三拂袖》唱过,在开封这个豫剧大本营引起轰动,其武功表演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目眩神迷,尤其是她的“踢枪”绝技,把枪踢得犹如天女散花般满场飞,她也因此获得“满场飞”的绰号。1951年京剧艺术家叶盛章、李少春、袁世海观看了王敬先的《泗州城》后,大为倾倒,赞不绝口,认为她是地方戏中的一位全才,完全可以和京剧名家关萧霜媲美。

除“樊戏”外,《陈妙常》是王敬先最重要的代表作品,充分展示了其嗓音的亮丽纯正,不仅字正腔圆,而且抑扬顿挫,刚柔相济,周扬认为其艺术品位不逊于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王金豆借粮》是开封“三王”王敬先、王秀兰、王素君的拿手好戏,1958年曾进京为主席演出。

王敬先高超的艺术造诣在樊戏《涤耻血》中得以充分展示,她演的花旦、青衣、闺门旦、武小生、刀马旦、花脸,都十分精彩,而剧尾的“倒走圆场”、“抱背”、“跪步”、“软甩发”等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令人击节称赞,叹为观止。1952年她主演的《洛阳桥》获中南区首届戏曲会演演员一等奖;1956年她又凭借在《涤耻血》《王金豆借粮》中的表演,夺得河南省首届戏曲观摩会演员一等奖。

著名旦行演员华翰磊也是开封人,幼年随父母逃难到西安,9岁考入狮吼儿童剧团。华翰磊原名花含蕊,长相俊俏,聪明伶俐,在名师督导下进步很快,不久就成为同门中的佼佼者。华翰磊以擅演“樊戏”驰名,她的中低音区乐感特别好,唱腔以祥符调为主,吸收了豫西调的一些唱法和技巧,多用中低音区以真声演唱,而在高音区则用假声,别具一格,特色鲜明,味道浓郁,嗓音宽厚有力,唱起来激越奔放,犹如江河之水一泻千里,让人感觉如饮甘醪,酣畅淋漓。

有了“狮吼”的严格训练,华翰磊的戏路很宽,青衣、花旦、文武小生、老旦等都演得超凡脱俗。她主演的剧目有《三拂袖》、《义烈风》、《涤耻血》、《霄壤恨》、《嫦娥奔月》以及《白蛇传》、《花木兰》、《红楼梦》等,跟着樊粹庭在陕西、甘肃一带演出,驰名大西北。20世纪50年代初,华含磊返回河南,在开封、许昌等地演出,广受欢迎,在河南省首届戏曲观摩会演中主演《女中魁》,荣获演员一等奖。

董有道是河南温县人,1942年考入“狮吼”时已经十四五岁了,在同班学员中,年纪较大,天分较高,很得樊粹庭器重,着力栽培,入科不久就让他登台演出。

董有道先演须生,后来樊粹庭见他活泼伶俐,生性幽默,就让他改演丑行。董有道如鱼得水,技艺日见成熟,做功细腻,表演传神,把握人物内涵相当到位,很快就担任主演,以名剧《唐知县审诰命》、《卷席筒》、《做文章》、《杨小三》等闻名西北。1949年,董有道加入原名豫华剧团的兰州市豫剧团,此后就扎根甘肃,为豫剧在西北地区的传播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除最困难时的1942年招收的难童外,从“狮吼”科班出来的还有邢凤云、赵国瑞、何尚达、王淑惠、赵春生、黄玉珍等著名演员。在“狮吼剧团”的八期科班中,樊粹庭培养了数以百计的学员。这些学生走出科班后,有的成为剧团的主要演员,有的成为编导人才,还有的担任了各地剧团的领导工作,遍布河南、甘肃、陕西、湖北、河北等地。

二十世纪豫剧的发展繁荣历史中,形成了以“豫剧名旦六大家”为代表的多个艺术流派,各个流派都有成就卓越的传人。而樊粹庭在长达30年的带班实践中,从豫声剧院到狮吼剧团,带出一大批优秀人才。这支豫剧“樊家军”,无可置疑地在豫剧发展史中占有重要位置。

除“樊家军”外,樊粹庭对其他演员也多有教益。20世纪40年代初,他对刚崭露头角的崔兰田的培养和帮助,就是一段佳话。(来源 樊城《豫剧春秋》第二十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