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辛亥后,豫西调作为一支高亢、昂奋的唱派,与郑洛一带的“高台班”开始往省会开封靠拢,同时也开始了两大区域唱派的交流。在1924-1933年间,我们豫西调的演员曾试行“火力侦察”,不断楔入“豫东”搭班,但效果都不令人满意。直到1935年,周海水戏班二进开封,豫西调真正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那次,我们经过了几个月的精心准备,组织了包括张同庆、燕庚、周银聚、翟彦身、常香玉、汤兰香等名家在内的强大阵容。更重要的是,从社会背景看,时局逆转,广大群众中产生的悲观、失望,乃至愤慨情绪急待宣泄,于是很自然地也就接纳了我们这一流派,以“豫东”的慷慨、激昂,再辅之以“豫西”之深沉、悲壮,从艺术表现力方面讲,正如虎添翼。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三十年代的这一交溶、结合,为豫剧此后的繁荣发展无疑起到了奠基和决定性的作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