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作为一个戏剧演员,能获“梅花奖”今生此世足矣。李新花是幸运的,她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也修成了艺术的“正果”。但在豫剧艺术上,她并不满足,她说,奖励只代表过去,而未来却是个空白,我还要继续努力、不断求索。2004年4月14日,剧团又要出发了,这一次去的是河北省武安县,临行前,李新花踩着一个凳子从橱子上端拿衣物、备行李,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脚后跟又红又肿。丈夫见她摔得厉害,劝她:“要不我找领导说说,这次就别去了。”但她坚决地拒绝了,一瘸一拐地装车去了。到了演出地,她仍然带伤演出。有时,一场戏下来,她疼得悄悄躲在一边失声痛哭。
作为演员,出差频繁,临行装车,到站卸车,临演装台,演完卸台,成为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这个时候,李新花总是不甘落后,无丝毫名演员的架子。这种作风,也体现在舞台上,据业内人士讲,一般名演,都不再愿意去跑龙套、站兵了,而李新花仍在认真去做这些通常是学员或群众演员都会做的事儿。一旦剧情需要,李新花就精神抖擞地跑到台上来了。
李新花说,演员有大小,而角色无大小,站兵我也要站最好的“兵”。市文化界乃至省文化厅、演艺界人士对李新花的人品戏德很是赞赏,他们评价说,新花能坚持做到这点,确实难能可贵。艺术并无止境,毕生都需努力。这不但是“梅花戏后”李新花的成功奥秘,也是艺术与人生成功的奥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