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豫剧的很多扮相趋近于越剧扮相,感觉很不伦不类,本来是十分豪放悲壮的梆子腔整个越剧扮相,很别扭!邯郸学步。
人们往往在学习别人的时候却丢掉了自己的东西,学来了别人的糟粕丢失了自己的精华!
作为全国戏曲老大的京剧无论扮相还是程式化表演还是值得很多剧种去学习的。很严谨,豫剧要学的是严谨而不是随意!
豫剧的很多扮相开始引用八十年代香港武侠片的扮相了,然后再就是高昂的甩高音!都一个风格!
记得看过一折王慧演的《岳母刺字》唱腔飙高音,穿的不伦不类,跟她前期的表现差远了!
魏俊英的《樊梨花》唱腔还不错,可以说是新戏,并且把老胡的和谐思想植入了进去,就是把原来无论是阎立品还是马金凤的唱段删的一个不留,这样也能突出自己的特色,就是刚出场时的古装头太吓人了,说是越剧吧,没有越剧的那份柔腻,京剧呢?更没有京剧的那种味道,装很淡,哪像青衣啊!只能说是革新了的豫剧!而相比之下她的三娘教子就比较成功,是青衣范儿,只是那个丑角(大娘)有点生搬硬套!
当然李老大的程婴和张元秀的行头多了些现代元素,感觉比较新颖,同时不失传统,只是感觉作为一出传统戏话剧影视表演成分太多,也许这正是他的亮点。汪荃珍在梨园春上以及其他戏曲节目上露脸机会挺多的,只是我就很纳闷为什么唱那一段呢???反复地唱,在梨园春上唱“环环低头无言轻轻离去”就不下十几遍?难道她就会这么点?不是吧?!即使是自己的代表剧目也没要来回的折腾吧,并且有一次唱《风雨故园–小蜗牛》是假唱,太明显了!相比之下一起凭借香魂女火的杨红霞重复唱段的次数相对较少。
前几天找出来了田敏在梨园春的《樊梨花》唱段,当年以阎派传人自居,听她唱那段阎师留下的鼓打五更,真难受,没有任何味道。希望田敏能不辜负戏迷的期望,继承好陈派的作品。

一团那么多优秀的青年演员,那些年龄大了台柱子们也给他们点机会,排个主角戏,天天的跑龙套能有什么盼头,如何才能培养年轻观众,最伟大的老师莫过于崔兰田,甘当绿叶!
五大名旦唯一健在的就只有马老了,那么多徒弟趁马老身体康健多学点那些失传又有群众基础剧目,马老也是,每次也只是挂帅,作为耄耋之年的艺术大师向我们展示了生命的力量,这就够了!但是汪荃珍,李老大,等等等等那些天天的露脸又经常重复的名家们,你们是艺术大师吗???
因为对豫剧的深深喜欢,所以才会去关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