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大师常香玉《花木兰》 谁说女子不如男

【点播】豫剧伴奏《花木兰》谁说女子不如男

豫剧名家常香玉《大祭桩》婆婆请息怒

名家豫剧唱段视频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

常香玉(1923年9月15日—2004年6月1日),原名张妙龄,河南省巩县(今巩义市)人,豫剧表演艺术家。

常香玉是第一、二、三、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名誉委员,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河南豫剧院院长、省戏曲学校校长、沉阳音乐学院教授等。

1952年在全国首届戏曲观演大会上获荣誉奖。

1987年获中国艺术节(中南)荣誉奖。

1989年荣获首届“中国金唱片奖”。 [6]

1994年6月荣获“亚洲最佳艺术家终身成就艺术奖”。

1995年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2004年7月,国务院决定追授已故豫剧大师常香玉“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

常香玉的唱腔端正圆润,运势平稳,风韵淳厚,风格新颖。 她用声音描绘情感,用情感承载声音。 她的表演浑厚、清新、细腻、大方,内涵深刻,性格鲜明。 在表达人物内心思想感情时,细致入微,栩栩如生。

代表作品有《花木兰》、《号角》、《断桥》、《大祭桩》、《人间欢乐》、《大红灯笼记》等。

常香玉是常氏学派的创始人。 她音色丰富,音域宽广,音质纯正,运气方法正确,声音共鸣宏大,吐字技术精湛,修饰方法纯熟。 她的歌声甜美,吐字清晰。 演奏细腻而富有表现力,控制良好,充满阳刚之气。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唱段视频_名家豫剧联唱/

唱歌

常香玉原来唱的是河南西调,属于五声唱法。 后来逐渐融合了祥符调的古朴醇厚、委婉含蓄、俏丽典雅的风格。 同时还吸收了戏曲、河北梆子、京剧等剧种的元素,形成了独特的“常派”演唱风格。 例如,《花木兰》中的咏叹调“我只是换了一个女扮男装”就采用了豫剧的声调; 《白蛇传断桥》中的唱段“我出仇恨,骂法海不如禽兽”,用的是河北梆子。 语气; 《浩红》中的咏叹调“敬坐绣楼上的姑娘”,则采用了京韵大鼓的调子; 《李双双》中的咏叹调“希望你早点回来说说家乡生活”中,用了歌曲《五哥放羊》的调子; 豫剧清唱《公馆》等劳动号子的声调

名家豫剧唱段视频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

常香玉对豫剧唱腔的创造和拓展首先体现在结合自己的个性和特点,全面继承和融合前人的歌唱艺术,并以此为基础,她对高格调的追求赋予了豫剧传统唱腔鲜明的特色。个性和强烈的时代精神; 其次,还体现在棋盘样式的灵活运用和发展上。 此外,常香玉对豫剧唱腔创作的另一贡献是豫剧无伴奏合唱表演形式的发展。 例如,《水条歌头·粉碎四人帮》中“心欢喜”后面慢吞吞的运用贴合了人物形象,使人物形象更加立体、生动,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音乐与力度的结合恰到好处,非常自然,充满生机。 在《攻关》、《纪念毛主席》、《哭总理》、《继续长征歌》、《20世纪80年代春天来得早》、《正月十五元宵节》 》、《责任制是我的聚宝盆》、《开学春天》等剧作中也有体现,《鹅笔珠干》、《百年圆梦:恭喜香港回归》等剧目中也有体现。

名家豫剧唱段视频_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

湿润腔体

以常香玉为首的常派,主要采用以下修饰方法:装饰音装饰、鼻音装饰、挫败装饰、力度和速度装饰、音色装饰、情绪反应装饰等。装饰音装饰是指:旋律的主干没有改变,用上下滑音、颤音等装饰音来点缀唱腔,起到“正统”的作用。 鼻音点缀腔体。 根据人物的需要,唱韵尾有鼻音的词时,将韵尾纳入鼻腔,使其起到润腔的作用,如《我的红娘》 《好红》中“心硬”,“硬”字后20多小节拖拖拉拉的声音,全是用鼻音唱出来的。 润调的“顿”声是利用丹田效应使歌唱停止而后继续,其方法是使吸气肌和呼气肌形成快速重复的运动。 对抗和恢复会产生一股具有冲击力的气流。 这股气流撞击声带后,会造成歌唱的停顿,称为停顿、顺音。 比如《浩红》、《尊女……》花腔中红娘的人物形象就更具有表现力。 旋律突出,采用了渐进、小跳、大跳的技巧,使演唱富有喜剧色彩。 另外,跳韵和停顿韵基本相同。 唱牌唱时常采用咳嗽韵,使喉部肌肉作较大收缩,有意识地让喉部上下振动,发出断断续续的强音,音色上更强调胸腔共鸣。 比如《三哭宫》中,“自幼生长于昭阳正园”。 强度、速度 曲调的强度和速度会发生变化。 比如《浩红》中的快速流淌的唱段“今晚她大胆地来看望丈夫,她敢大胆”,力度恰到好处。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_名家豫剧唱段视频/

抛羌

常香玉的演唱风格非常鲜明,力度各异,凸显人物情感。 比如《花木兰》的《征途》里,“恐怕战火早就到我们家门口了”(慢声调),“这个女人不可能还不如一个男孩的儿子。” ”(强硬的语气)。 前面的语气没有后面的语气激动。 后面语气的意思是:木兰对于刘忠这种轻视女性的态度并不服气。 她摆出事实和理由,终于说服了刘忠。 此腔正是在腔的高潮,人物情绪被激起的时候使用。 因此,其饱满奔放,雄浑有力,具有穿透力,能产生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长派剧目中的各种人物都采用唱法,如:红娘、白素贞、花木兰、黄桂英、佘太君、穆桂英、银屏公主、杜十娘、李双双、吴姨、李奶奶、郭大脚等..

名家豫剧联唱_名家豫剧唱段视频_豫剧名家/

关节

吐字清晰是常香玉豫剧艺术的显着特点。 常香玉曾说过:“唱法中,吐字是最重要的,因为它是一切歌唱的基础。只有满足四声的要求,才能准确地发出尖团字的发音,辨别抑扬顿挫和韵律。”节奏,注意结尾和韵律,发音才能做到“清晰”。 如果你不能清楚地发音,你就无法表达你的意思。 不管你唱得多好,如果观众听不懂,你就不会受欢迎。”

在戏曲演唱中,由于戏曲艺术固有的特点,语言的表达与曲调的配合相辅相成,构成完整的演唱内容,包括曲调的不同层次、韵律的变化以及各种情感的处理等。除了音乐的功能外,歌剧的语言是关键。 “准”字的发音所用的四声是根据河南开封、郑州方言的声调,具有浓郁的地方风味。 常派的唱腔讲究剑团字的发音,吟诵云白的方式以中州韵为基础。 白的念诵流畅而富有音乐性,如花木兰、白素贞、黄桂英等人年老时都有云白,而红娘子的念诵则是白。 例如,常牌小姐根据中州韵来发音“团”字。 《白蛇传》中,“哭着急忙接官”有52个顶词。 20个容易区分,32个很难区分。

豫剧名家_名家豫剧联唱_名家豫剧唱段视频/

板式

在板式的运用上,常香玉也充满了改革精神。 她所饰演的人物从不机械地套用传统风格,而是根据人物的情感需求,灵活、创造性地运用传统风格来达到艺术表现的目的。 例如,《大祭桩》中的咏叹调“恨父亲心肠歹毒”,“二鲁巴班”和“流水班”很难明确分开,已经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彼此。 再比如剧中的一大段咏叹调“婆婆,请冷静一下”:“哭一下婆婆,再叫我婆婆,孩子走在岔路口了。”路上,你不管怎么了,拿着大棍子,就是这么挨打……”如果单从构图的角度来考虑,很难构图,但常香玉却巧妙地处理得如此,似白非白,似歌非歌。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韵律、吟诵的形式也是一种形式。 常香玉在《红娘》中对“流板”的创新运用,在豫剧发展史上达到了新的高度。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