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的标语
演出《下陈州》
热情的观众
我们乐队男士居住的地方,床和被褥都是自带。呵呵都不叠被子!因为天冷大家挤在一起
我们演出和居住的环境,这里是老乡放杂物的房子,我站的地方还有很多堆积的杂物。

观众散后有点凄凉
舞美队的弟兄们永远住在舞台上,
有的还在休息,而有的早已起床。因为被褥已经被雨水淋湿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很苦也很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