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豫剧音乐的民俗性和群众性 豫剧一直在创新音乐,作为民间戏剧的一种,属于民间音乐的范畴,当然,这种属性,不仅使它区别于其他音乐形式,如交响乐和歌剧,它也不同于其他音乐形式的创作方式,方式,它不是由作曲家,并由广大群众,包括艺术家,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创作、提炼、润色或改进;不仅代代相传,而且还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发展丰富,而且大多以口述的方式传承,称为“以无乐,只沿风土人情”,因此,它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和可变化性,但它是不变的,而是具有很强的传统和稳定性。例如,它是一块28板,在不同的戏里,不同的演员唱,它是不一样的,但无论如何变化,如何不同,人们仍然能听到它是28板。一般来说,这种创作表现为原初创作与二次创作的统一,即演员既是作曲家又是歌手;因此可以说,豫剧音乐是无数人加工和创造的结果,凝聚了一代又一代人们的创作智慧。但它也不同于我们常见的所谓集体创造,因为这种创造往往不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的集体,转而采取更多的个人劳动积累的这种特殊方式,因此,它被称为集体,而不是集体。显然,这种群众性大多来自于人民群众,具有广泛的民间性。 二、大声大胆与温柔的结合 豫剧的音乐以“吵吵闹闹”、“大放异彩”而著称。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其艺术特征也会发生变化。1934年,张禄谦在《相国寺梆子剧评》中说:“梆子戏自那时起有了一点变化,用东南的柔声取代了北方的大嗓门。”此外,辛亥前后,河南梆子从农村搬到城市剧院,女演员层出不穷,使豫剧在粗犷豪放的基础上更加妩媚美丽。 三、豫剧音乐善于吸收和融化外来曲调 豫剧善于吸收吸收外来曲调,这是豫剧生命力旺盛、流传广泛的源泉。豫剧音乐对外来曲调的吸收和融会贯通是多种多样的。一是在整段中吸收其他戏曲或曲的曲调,如《花红》中常湘玉吸收的河南曲子阳调和《花木兰》中吸收的河南曲子阳调;现代剧有《朝阳沟》中吸收了泰康道情,《好船长》中吸收了调等等。其次,在本剧演唱的基础上,适当吸收一些外来曲调,通过融会贯通,使本剧的演唱更加丰富多彩。如在《打金枝》中,“打金枝,国母不怪你”一段,显然从河南垂饰中吸取了一些音韵,但不仔细听,很难发现其痕迹。为曲调增加了说唱感和亲切感。三是只吸收一种节奏或一种表达手法。比如常湘玉在唱歌时的笑声,据她说,解放初在中南海听一位新疆演员唱《哈扎克华尔兹》受到启发,她在此基础上测试了各种不同的笑声,比如《花木兰》里的“我仔细看着我自己的搞笑”就是笑得那么大胆明亮;“我知道我知道的”的微笑是含蓄的。

作者 admin